搜索   Search

化肥不可替代,关键要基于测土配方

2015-12-16 12:13:30      来源:【朋检农业科技】


记者:您对中国的肥料市场有何印象?您如何评价中国的肥料行业?

凯文·莫岚:就中国肥料市场而言,传统的肥料还是主导着中国化肥市场,但特种肥料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和空间。中国化肥的发展将向特种肥料迈进,例如水溶肥、缓控释肥、硝基复合肥等。化肥企业将面临迎接市场的发展和挑战,因为必须提高化肥的效率和附加值。中国肥料行业需要通过各种方式为产品增加附加值,这个附加值不仅要使产品提高效率,而且要为生产企业、经销商、农民带来利润。但做到这点很难,要通过在基础营养肥料中增加微量元素,或者再加工为水溶肥、缓控释肥等特种肥。

肥料行业的发展要看整个政策环境的变化。现阶段,中国政府在鼓励集约农业、高效农业的发展,要求提高肥料利用率。传统的尿素等单质肥料已经不适应政策环境的要求,其压力非常大。政府提出到2020年化肥零增长的目标,可以从两方面看待这个问题,一方面这将会对化肥行业和企业产生很大的压力;但另一方面,应该看到,这个政策事实上对基础肥的发展不利,而是在鼓励中国化肥的发展由尿素等大宗肥料向更高效的硝基肥、水溶肥、缓控释肥等特种肥料以及微量元素肥料的方向发展和转变。这些NPK特种肥更有利于作物吸收,其利用率要比单一施用尿素要高。同时,其市场是非常有前景的,尤其水肥一体化是一个方向,全球滴灌市场市值2020年达35。6亿美元,平均增长率超10.7%,水溶肥和螯合态微量元素肥对水肥革命至关重要,水溶肥2013-2018年,全球水溶肥增长5。3%,而增长最快的市场在亚洲。缓控释肥也是未来的一个方向。

记者:中国农业连年丰收,但有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就是农业的面源污染,在西方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?

凯文·莫岚:关于农业面源污染,我在中国也看了很多,很多人批评基础肥料的过度施用,但事实上,我所看到的是在中国肥料带来了作物茁壮的成长和产量的增加。从北美、欧洲等地区的经验来看,他们对于肥料的使用是基于测土配方,中国的这条路还会很长。如果中国希望正确地使用氮磷钾,就需要依靠精准农业,通过对土壤的分析来了解作物的生长情况,从而确定肥料、使用量,当然还要注重中微量元素的施用,做到养分平衡,将有助于提高肥料利用率。我对套餐肥这个概念非常喜欢,套餐肥其中包括了硝基肥、水溶肥和生物肥,能够满足作物生长全过程的营养。对植物生长阶段肥料的搭配和使用,国外叫做项目施肥或套餐施肥,实际上这个概念是一样的。我也希望能够推动套餐肥的推广。但国外的公司很少会把生物肥和其他肥料作为一个套餐,这跟企业的经营理念有关。雅苒公司最核心的业务是经营尿素和硝基肥,对生物肥并没有也不愿意涉及。如果雅苒使用生物肥,可能意味着它要减少传统业务,但他们更愿意专注于自己最擅长的领域。

记者:您提到了生物肥,目前生物肥在中国呈爆炸式的增长,无论是经销商、生产企业或者是农民,都认为生物肥能够提升耕地的质量,提高作物的品质,所以大家愿意去使用生物肥。您如何看待生物肥所起的作用?

凯文·莫岚:我们不能忽视生物肥市场的发展。2019年,全球生物肥达16亿美元,平均增长13.9%。但是总体来讲,生物肥只是矿物质肥料的一个补充,就像一个额外的“大礼包”。一般NPK大量元素在作物产出的贡献率在60%-80%,中量元素贡献率在10%-20%,生物肥贡献率在10%- 20%,可见矿物质肥是最基本的,生物肥并不能替代植物所需矿物质肥料。

对农户来说,土壤的质量在下降,土壤里面的营养在流失,农户希望生物肥能够带来土壤本身的改变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我看到很多种植户说生物肥确实有很大的帮助,但是从科学角度来说,生物肥并没有一个权威性的解释,也就是说并不是对所有的种植户、所有的土壤,生物肥都能够发生同样的效益。相反,国外更倾向于外科式的分析,就是说生物肥的投入能够带来多少量化性的产出。如果这一点没有做到,那么谁也无法说生物肥一定是最好的,一定是可以替代氮磷钾的。而我们的种植户可能是以一种非外科式的态度在亲近生物肥。

对农民来说,他们希望借助生物肥来应付所遇到的问题,比如土壤质量下降、营养的流失,但是对于肥料企业来说,无论如何都要坚守自己的核心的竞争力所在,也就是说氮磷钾,这是作物营养的最核心、最根本的来源。

土壤质量的提升,在西方也是非常重视的。他们有一种保护式种植,就是在土壤上不种植作物,增加土壤中的菌类和有机质。所以从这个角度讲,大家面临着共同的土壤质量的问题,只是解决的方式有所不同。我非常高兴看到对于生物肥的使用,在中国能够适当地解决这方面的一些问题。

记者:为了提升耕地质量,在国外,除了保护式种植,是否会用有机肥?

凯文·莫岚:提升作物产量还是要依赖矿物质肥料,但是不可否认有机肥对于改善土壤结构、提高土壤效率、提高产量也会有帮助,但还是不能够替代矿物质肥料。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,还是要回到矿物质肥料的使用上。当然所有的这些都要基于测土配方施肥。

记者:您认为中国在肥料创新方面应注重解决哪些问题?

凯文·莫岚:我认为,首先,中国的氮磷钾肥料产品质量要符合国际标准,养分的成分要精准,我们也一直在为此努力。其次,要控制成本,降低生产成本,提高产品的收益。另外,控制原材料方面,中国的基础肥料如尿素、合成氨等价格相对较高,因此原料成本下降很难,但在工艺方面,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间。例如硝基肥的生产,金正大的生产只有五六年的时间,而雅苒生产已有几十年,从工艺方面中国企业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。

记者:金正大作为中国新型肥料龙头企业,也是特种肥料的领先企业,在肥料创新方面走在行业前列,您与金正大合作,在产品和技术创新方面主要做了哪些工作?下一阶段在新技术研发方面有何考虑和打算?

凯文·莫岚:我加入金正大已经两年了,围绕创新方面的合作已经建立了不少平台,引进新的产品或者改进现有产品,从而提高产品效率。这些平台主要在两个方面发挥作用:一是对生产工艺的改进和提升,大幅提高产品质量、降低生产成本、满足国际市场需求;二是新产品的开发,比如像液体肥、悬浮式的肥料、微量元素肥料等等,并且考虑他们的运输、包装等问题。我即将参加的几个研讨会也都是围绕新产品的开发在开展工作。总体而言,涉及的方面非常多,不能一一列举。(来源:中国农资传媒;作者:张琴 刘一凡)

 

湖北11选5 江苏11选5 河南11选5 湖南幸运赛车 江西11选5 福建11选5 山东快乐扑克3 浙江快乐12 广东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